阿克苏摄影网 阿克苏摄影俱乐部欢迎您!
订阅

文章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和田纪念碑

时间:2018-11-15 13:45作者:阿克苏摄影网 阅读:1209 评论: 0蓝梦文化来自: 阿克苏数码摄影网

内容简介: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和田纪念碑,坐落在兵团农十四师四十七团团部楼前广场上,初建于1999年12月22日(原一野一兵团二军五师十五团进军和田50周年纪念日)。为纪念解放和田的老战士,发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特 ...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和田纪念碑,坐落在兵团农十四师四十七团团部楼前广场上,初建于1999年12月22日(原一野一兵团二军五师十五团进军和田50周年纪念日)。为纪念解放和田的老战士,发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特立此碑,昭示后人。纪念碑的设计别具匠心并富有深刻含义:五角星下“1949.12.22”的时间标识,艺术化的“47 ”碑体造型。底下红色造型为4,上面斜放为7,寓意四十七团。碑高7.19米寓意四十七团的前身为抗日战争时期的八路军120师359旅719团。碑长15米,寓意四十七团的前身为解放战争时期的一野一兵团二军五师十五团(为比例协调,实际上没有15米)。碑底的台阶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两阶,第二部分是五阶,即二军五师,加上碑长15米,即一野一兵团二军五师十五团。碑从不同方向看,也有不同的意义,从北向南看,像一把枪,从南向北看像犁地的犁子。碑文正面书写着苍劲的大字——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和田纪念碑。背面的碑文简要地介绍了四十七团的光辉历程:四十七团的前身是三五九旅的七一九团,进疆时是西北野战军第二军第五师的主力十五团,是一支久经革命战争考验,功勋卓著威名显赫的英雄部队。

       2013年纪念碑改建,主碑继续以“47”为基本原型组合成梯台状,色彩搭配米色和红色花岗石,稳重大气。正面刻有“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和田纪念碑”字样,背面刻有碑文,纪念碑底座宽度为7.19米(寓意四十七团的前身为抗日战争时期的八路军一二0师三五九旅七一九团),高度为15米最低层二个台阶,上面五个,共七个台阶,(寓意四十七团的前身为解放战争时期的二军五师十五团)。

       自纪念碑建成以来,来自全国不同地域、不同行业的近数十万人前来参观学习,为有效继承、发扬和宣传沙海老兵精神发挥了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1949年9月25日,国民党驻疆部队和新疆省政府宣布脱离国民党政府领导,和平起义。为加快新疆和平解放进程,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万大军在王震的带领下,铁流西进,由甘肃酒泉进军新疆。从陇原大地到哈密、库尔勒、阿克苏,官兵们用脚板踏平了几千里沙漠戈壁。

       王震在给二军向新疆进军的电令中,要求“……军部率四、五师进驻喀什,五师以一个团进驻和田……把红旗插在遥远的帕米尔高原和昆仑山上。”三五九旅老部队一分为三:七一七团改编的五师十三团大部北越天山进驻巩留新源,参加剿匪平叛战斗;七一八团改编的五师十四团驻阿克苏(包括师部);七一九团改编的五师十五团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解放和田防区。

       1949年12月5日至22日,正是寒冬时节,沙漠里的气温已是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由三五九旅七一九团改编的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第一野一兵团二军五师十五团1803名官兵,在到达南疆重镇阿克苏的当天又接到命令,迅速向和田进发。原来是以十五团蒋玉和团长和政治处主任刘月带领80余人先遣队已于12日到达和田,在极其复杂、险恶的环境里,同敌人展开了面对面的尖锐斗争。蒋团长小分队一到和田,就处于以伪专员安筱(xiao)山、副专员王肇智(经查是国民党军统特务)、前任专员郝登榜为首的一小摧反动势力重重包围之中。在美国间谍马克南的指使下,尽管国民党反革命头子整编新二师师长叶成、整编骑一师师长马呈祥和“泛土耳其主义”分子穆罕默德·伊敏经南疆逃往国外,但暗地里却勾结当地的大封建庄园主、武装匪徒、披着宗教外衣的反革命分子,妄图发动叛变、血洗和田,反动分子凭恃此地山高路远、毗(pi)邻国外,试图成立“大伊斯兰共和国”,把和田从祖国版图上分割出去。反动分子阳奉阴违,见解放军人数不多,表面上“响应”起义,背地里却勾结当地的地痞流氓,悄悄地制造3000根大头棒,又拉拢各县的伪公安队,令其配合行动。一个名叫米吉的警察局长已准备将库存的武器下发……一切准备完毕后,这伙人面兽心的家伙便耍花招,假借“招待”、“慰问”之名,邀请解放军14日晚上去“看戏”,却在戏院内暗藏兵丁,试图将小分队一网打尽。可憎至极!南疆告急!和田告急!情况十分危急。王震命令十五团火速进军和田。

       从阿克苏到和田有两条大路:一条是沿公路经喀什、莎车到和田;另一条是过巴楚顺叶尔羌河到莎车,再转走和田。但要绕一个很大的马蹄形,路途都在1000公里以上,行军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而如果部队取捷径,从阿瓦提县沿着和田河,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就可以减少三分之一路程,节省十几天时间。为抢时间,团部决定沿和田河古河道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直插和田,在对方动手之前打他个措手不及!

       部队立即开始了行军准备,阿克苏各族人民在短短的几天内,为部队准备了数万斤大米、白面、干粮和马料,筹集数万斤柴火,100多顶帐篷,300多峰骆驼和200多匹骡马、毛驴,沿途设立18个食宿站,欢送子弟兵西进。另外还有向导“老沙漠”阿不都拉等50多名少数民族老猎人和商贩自愿给部队牵马拉骆驼。各族人民的热情支援和鼓励,激励了广大指战员横穿塔里木的雄心壮志。接着,团、营、连层层传达,层层动员,全团指战员纷纷订计划,表决心,互相开展革命竞赛,动员工作达到高潮。

       塔克拉玛干沙漠在塔里木盆地中央,东西长约1000多公里,南北宽约400多公里,面积达33万平方公里,相当于3个浙江省。平均年降水不超过100毫米,最低只有四五毫米;而平均蒸发量高达2500—3400毫米。在世界最著名的流动沙漠中,仅次于非洲的撒哈拉沙漠。

       时值隆冬季节,河道是一条干枯了的沟,全团官兵身负重荷,每挺进一步都要同风沙、干渴、寒冷搏斗。在行军中战士全副武装,每个战士都身背着背包、1条步枪、1把刺刀、50发子弹、4颗手榴弹、1把圆锹、一只水壶和三天干粮,再加上一捆柴,还有老百姓送的馕。

       背负着这么沉重的东西,在漫无边际的沙窝里行走,战士们都争先承担困难,争扛最重的东西。四连战士李慧敏,脚上打了4个血泡,一直“保密”不告诉别人,帮助体弱的同志扛枪、背背包。七连战士李春贵脚上打了11个泡,仍坚持把一挺机枪扛到和田,别人想办法也夺不走他扛的机枪。一次,他腿上缠得绷带开了,旁边的同志认为夺枪扛的机会来了,说:“这次看你把枪往哪里放?”他笑着把枪往裤裆里一塞,夹得十分牢固。打好绷带,他又继续扛起机枪快步前进了。

       胜利永远钟爱于具有乐观主义精神的人民解放军。行军是艰苦的,但苦中也有乐。一望无际的瀚海之中,几千人马像一条前不见首后不见尾的巨龙,十分威武壮观。早晨,迎来大漠里的朝霞;傍晚,送走瀚海中的晚霞,有时还能欣赏到海市蜃楼的奇观妙景,那真是别有情趣。干部战士在行军路上,说快板,讲故事,欢声笑语,歌声不断;到了宿营地,不顾疲倦,围着篝火,拉歌比赛,士气高昂。从远处望去,整个营地,炊烟四起,篝火熊熊,营帐相连,人欢马啸,嘹亮的军号之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使沉睡千年的大漠戈壁显得非常美!

       12月5日,全团1803人进了沙漠,走到第9天,带的水全用完了。指战员个个嘴唇干裂,渴得连笑也不敢张嘴。一些战士嘴干得裂了许多口子,稍一用力就血流满嘴。大家连这点血也要用舌头舔回去,咽下去润润渴的冒烟的嗓子。许多同志晕倒了。上级命令杀掉骆驼和战马,饮血止渴!骆驼、马和毛驴都是沿途老乡遭受国民党军队迫害被解放军解救后支援部队的,是辎重部队的主力,主要用来驮重机枪和炮。舍不得,大家抱着马脖子哭。动物尿,甚至自己的尿,都接过来喝。什么苦水,咸水,臭水,在同志们的眼中犹如王母娘娘蟠桃盛会上的“琼浆玉液”。只要见到长草处,或遇到干水坑,同志们都要趴下身子,挖半天,直到一星点指望都没有了才离开。

       在行军途中,骑兵独立团团长兼政委刘克明拿出了自己剩下的仅有的一壶水,给这一个连的战士做战前动员——命令他们先行到达和田镇压反革命暴乱。刘团长让大家每人喝上一口,然后出发。当时那种口渴程度一个战士把那一壶水喝完都不会解渴。就这样,那一壶水从第一个战士传到第二个战士,第三个战士……。当时一个连有100多人,传到连长手里那壶水根本就没有动,是满满的。刘团长命令第二次传,再喝。哗!哗!哗!哗!又传了一遍还是那壶水,还是满满的。

       遇到沙尘暴,风沙打得人睁不开眼睛,站不稳脚,指战员们一个个仿佛刚从沙堆里钻出来的,脸上、鼻子内外、耳朵内外、风镜上、身上、武器上……都被细细的沙子包裹,犹如一座座沙雕。幸好在部队挺进沙漠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除了武器装备和饮食配给,给每人配发了风镜等个人用品。一路急行军,指战员们相互帮助、相互鼓励,终于到12月22日,历时15天的时间,走了1585里,遭遇了数不尽的“海市蜃楼”,负重徒步穿越了“死亡之海”,走进了和田城,创造了史无前例的人间奇迹。看到突然出现的部队,老百姓沸腾了,纷纷涌上街头欢迎,说是“神兵天降”。敌人没料到解放军这么快就来了,吓的乱跑,缴枪投降。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政委习仲勋当天在致十五团的嘉勉电中说:“你们进驻和田,冒天寒地冻、荒漠原野、风餐露宿,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进军纪录,特向我艰苦奋斗胜利进军的光荣战士致敬!”这份电报不仅是给十五团1803名指战员的最高奖励,更是对新疆各族人民大力支援十五团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真诚感谢和赞扬!

        “和田百姓苦,一天半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还要补。”解放初期的和田地处偏僻,交通闭塞,民生凋弊,三面沙漠,生态恶化。部队进驻和田后,及时抽调干部深入地方接管各县旧政权,宣传党和人民军队的宗旨,为建立新的人民政权做了大量的群众思想政治工作,并建立各级政权机构,领导各族人民进行了减租反霸、镇压反革命,开展土地改革运动,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

       领袖毛主席为之振奋不已,次年国庆时欣然命笔,将进军南疆一事入词:“一唱雄鷄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闐,诗人兴会更无前。”

       1960年3月21日,王震在阿拉尔写下一首诗:“生在井冈山,长在南泥湾,转战数万里,屯垦在天山。”这首诗既是对兵团这支特殊部队光辉历程的写照,更是对部队精神体系的传承与发展的小结。

       60多年年来,沙海老兵们像沙漠中的胡杨,深深扎根在和田这块贫脊而又充满希望的土地上,用生命书写了一部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的军垦诗篇。


鸡蛋
(0票)

鲜花
(0票)

握手
(0票)

雷人
(0票)

路过
(0票)
上一篇:新疆喀什叶城县锡提亚谜城

发表评论

  • 拜城水磨房
  • 国门前的婚礼
  • 温宿野驴大坂初冬雪景观光留影
  • 温宿帕克勒克野驴大坂沿途风光
  • 帕克勒克雪景
  • 湿地公园秋景

QQ|手机版|阿克苏蓝梦文化艺术有限公司|阿克苏数码摄影网 ( 新ICP备17002138号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50号

Copyright 2013 最新最精彩-社区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